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福建频道>福州新闻
分享

传统村落保护利用永泰论坛观察:从古而来 向新而生

传统村落保护利用永泰论坛活动现场。(主办方供图)

28日下午,一个重磅消息从上海传来,福州与全球其他4个城市一起亮相,荣获首届全球可持续发展城市奖(上海奖)。恰逢其时,以“留住乡亲、护住乡土、记住乡愁、振兴乡村”为主题的传统村落保护利用永泰论坛29日在永泰县举行。

传统村落是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2012年,我国启动实施传统村落保护工程,目前已有8155个传统村落列入名录、实施挂牌保护制度。如今,传统村落保护现状如何?推动传统村落保护与可持续发展有哪些积极探索?……针对这些热点、难点和前沿问题,国内外专家学者展开广泛探讨,寻求破题之法。

资源共享 实现连片发展

面对数以千计的传统村落,如何保留传统村落风貌、活化利用各具特色的宅院民居,成为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的一个重要命题。

“中国传统村寨遗产实施的大多是西式保护,基本是零散、孤立、片段式的,从而造成乡村建筑遗产与其他不可移动遗产的脱节。”论坛现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徐嵩龄直击要害,点出了现今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的痛点问题。

这一问题也导致了部分传统村落地域特色的逐渐消失,在统一的建设管理标准下,同质化带来了“泛中式”建筑。“应该建立地域性保护策略,有一个地域文化保护片区的概念,提炼出地域文化基因和特色。”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何依说。

永泰作为全国传统村落连片保护示范县,现有国家级、省级传统村落52个,数量居全省第一。然而,古村虽美,但大多散布永泰各镇,曾经村与村之间出现资源碎片化、旅游线路节点化等问题。

化零为整,串点成线。永泰县以嵩口、同安、梧桐三个片区为核心,辐射带动全县保护利用工作格局,并创新开展“专项债+贷款奖补”,以中央4500万元奖补资金成功撬动社会资金1.7亿元。“以梧桐镇为例,设计了椿阳村—大樟溪—春光村文旅精品旅游线路,将椿阳村传统村落资源与春光村大樟溪山水资源融合连片发展。目前,这条美丽乡村旅游线路已被列入申报联合国最佳旅游乡村候选名单。”永泰县有关负责人说。

发动群众 调动民间力量

有了政府投入、市场运作、社会资本参与等途径,曾经暗淡的古民居有了保护和利用的新机遇。而此时另一个突出问题也开始浮现:外部包干到底的介入,让原住民失去主动性。

永泰县政协副主席、村保办主任张培奋认为,农民是乡村振兴主体,农民只有参与了,才有主人翁的欢愉感和珍惜荣誉的责任感。政府角色固然重要,但不要越俎代庖;企业推动很有力,但不要鸠占鹊巢。

这一理念也被运用到永泰庄寨的保护和发展工作中。庄寨是永泰传统村落独有建筑,现存占地1000平方米以上的有98座。针对庄寨产权复杂状况,永泰首创庄寨理事会制度,由村民代表主持。在这样的制度下,抢救性保护30座濒危的庄寨,还打造了庄寨酒店、研究基地、婚庆基地等新兴业态。

如今,永泰庄寨的名声享誉国内外,永泰庄寨建筑群获评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爱荆庄荣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优秀奖,黄氏“父子三庄寨”入选世界文物观察名录,北山寨入选国家文物局《文物建筑保护利用案例解读》。

创新理念 留住历史文脉

在传统村落的保护和发展中,村落“慢”生长和项目“快”改造矛盾问题也频繁出现,部分地区在保护开发的名义下“拆真建伪”,从而破坏了传统村落历史文脉的延续性。

“传统村落改造提升的理念和项目大都是快速的,但是这种速改模式并不适合慢生的传统村落。”何依表示,传统村落作为一种活态的遗产,应从新的角度来认识,没有必要赶城镇化的末班车,应该反其道而行之,让其释放出独特的内在价值。

那么如何发挥古村落的“慢”价值呢?一句“嵩口慢慢走”的口号为传统村落保护提出了新解法。

2014年,永泰一改千村一面和传统“大投资、大旅游”的惯性思维,聘请台湾打开联合团队扎根永泰与本地团队协作推进,按照“自然衣+传统魂+现代骨”模式,尽可能留下古镇的原始生活形态,以“针灸式改造”,细细“调养生息”。而眼下,“原汁原味”的古镇生活成为嵩口人气来源,吸引了一批批热爱慢生活的游客到此感受历史的厚重、古村的恬静。

传承文脉,留住乡愁,依然需要持续深入地探索。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专家委员会委员陈秉钊表示,城市是有机生命体,有机生命体一定是时时刻刻在新陈代谢。既要保留历史的沧桑,也要引入新业态延续古城活力,保护历史不应封杀新路,城市的历史还需要今人去延续创造。(记者 叶欣童)

责任编辑:赵睿

最新福州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一周金融风险提示,请新市民朋友们多警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
?